梦川川

晓之音场刊兄弟对谈文字版【防止图片版看不清】

月半17年要赚钱钱:

良知:虽然从斯达夫那里听说佐藤君是比较怕生的,但是初次见面的时候就很普通的聊天了呢。


佐藤:我确实比较怕生,但是不知为何是良知桑的话就没关系。


良知:这是不是把我当成笨蛋啦!?


佐藤:不不不……你这个想法很奇怪吧!?


良知:我这个人是很my pace的,虽然不想说话的时候就完全不说话,但和佐藤君在一起的时候,并不会有那种必须顺应气氛而说些什么的感觉,非常的自在。


佐藤:我也是呢。


良知:我在想是不是因为我们my pace的部分很像呢。


佐藤:说起来,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距离超近呢。


良知:确实,明明是初次见面,结果一上来就超近距离。


佐藤:那会是为了拍摄场刊的照片吧(注:兄弟戳额头那张)。在超级超级近的距离下面对面,2-3分钟左右的时间一直睁着眼睛,斯达夫们还在说【请就这样保持不动】。


良知:就是就是,最初见面的时候距离是最近的,然后就有种从那时开始距离反而慢慢变远的感觉不是吗?和初次见面那天相比,说不定向着完全反方向行进了呢。


佐藤:(慌张)才没才没……实际上知道鼬是良知桑来演之前,有从斯达夫那边听到【演鼬的是和流司你氛围很相似的人哦】,那会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良知桑呢。


良知:确实是很像的吧。


 


“血缘的羁绊”到底是什么呢


 


佐藤:我是独生子哦。虽然到现在为止也演过有兄弟的角色,但是以这种形式好好的将兄弟之间的事情表演出来还是第一次。一直在想着有兄弟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良知桑有兄弟吗?


良知:有个哥哥。


佐藤:那就是相反的立场了呢。


良知:我家哥俩的话,其实并不是那么的亲密。但这次演出后站在了哥哥的立场再来看的话,就觉得年长者也有年长者的辛苦。嘛实际上,我家的哥哥,根本就没有把我重视到这种程度呢(笑)


(我稍微吐个槽,你们用鼬佐哥俩作为评判基准实在是有点难度过高233)


佐藤:也许并不是那样哦。


良知:因为鼬对佐助的事情想的超级多嘛。


佐藤:佐助也是一直在想鼬的事情。


良知:我并不是很喜欢说话的那种孩子,可哥哥却很顽皮,所以不是很喜欢哥哥。但是,长到20岁以后关系不自觉的就变好了,现在也还会互相打电话,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也会一起商量。有种很不可思议的感觉。但我想这就是所谓的血缘关系吧。


佐藤:就是这样呢。


良知:这次鼬和佐助的关系虽然可能也会有刚才说的情况,可正因为是流着相同的血液,如果一方非常优秀,那么另外一方能够做到同样的事情就是理所应当的,这种想法也是有的吧。亲子之间也会发生这种情况。


佐藤:啊,我家的话,爸妈两个都是脑子又好体育也强。可是我在小学的时候光顾着学习了,体育根本就不行。结果被父母说了【明明我们两个体育都不错的说】这样的话,超级不甘心,于是好好努力了一番。


良知:现在你的运动量不是一般的大,双亲都被吓到了吧。


佐藤:啊哈哈哈哈哈。


良知:血缘的羁绊这种东西,有时候也包含着宿命啊命中注定啊之类的感觉呢。这次鼬和佐助的关系就是这样,是由自身所背负的血淋淋的责任而引起的故事。【火影】这个作品有趣的地方,一方面是作为主角的鸣人的羁绊和友情等等连系于心的部分,一方面则是佐助被一族,父母还有哥哥等血缘的羁绊所束缚的部分。并不是哪一方是正确的哪一方是错误的这样的问题,而是各自都有胜利的部分,反过来也是。


 


“吃或者被吃”的两人


 


良知:在这次的现场所感觉到的,是最近的年轻孩子们都好厉害啊。我年轻的时候可不是这样。佐藤君和松岗君他们,走在前端引领着整个团队呢。而且活动量超大的不是吗?我都是带着自己也曾经有过这么活跃的时期啊的感觉在一边看着他们。


佐藤:我这边来说,看到良知桑的排练时,觉得超不寻常哦。


良知:额!?不寻常吗?


佐藤:说的是唱歌的部分。太过高端了,怀疑自己真的能够跟得上这个程度吗?而感到不安。


良知:唱歌啊……这次对我来说唱歌也是一个课题哦。毕竟,鼬说台词的声调和唱歌的声调完全不同。不把那些丰富的感情和歌曲很好的结合在一起可不行这一点很是困难。大概是因为鼬并不是能把自己的感情全部都表达出来的角色,所以才特地用这种方式吧。


佐藤:唱歌的声调和说台词的声调不同什么的,我可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只是把交给我的部分都认真的对待了而已。


良知:能做到那样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哦。


佐藤:(笑)真是谢谢啦。


良知:但是,一登场就要唱歌这点啊,真的是难度特别的高。给人一种鼬好不容易出场了,结果竟然在唱歌吗!?这种感觉对吧!


佐藤:但是真的超帅超帅哦。从场地正中央duang的登场的感觉。表演的时候也是,在“晓”的样子和作为“欧尼酱”的样子差别超级大。刚刚开始正式排练那会,说着【来对一遍戏吧】的时候,我立刻就被压倒了呢。


良知:没有没有没有……(笑)


佐藤:演出卡卡西的君泽桑,从第一部开始就一直会看着我的表演,时不时就会给我一些表演上的建议。那次排练后来和我说【刚才那里,你可完全是被吃掉了哦】。


良知:我当时还没有记住台词,完全像是朗读剧一样的拿着剧本在表演呢……(苦笑)


但是,如果不仅仅从那一个场景,而是从全体来看的话,因为鼬是一个很酷的角色,所以在舞台上登场的那个场景看起来就是他的(情绪)顶点一样,可实际上那并不是他的顶点。这对我来说是一大难点。所以该说是在依赖佐藤君呢,还是全都托付给他呢,不如说是不托付给他不行。鼬和佐助的最终的那个场景,不是全剧最高潮的部分吗?不让观众们将感情的顶峰放在那个部分是不行的,不一点点的构建直到那个场景为止的各种东西是不行的。


佐藤:确实是这样。


良知:因为是“悲伤”的兄弟物语,那之中的悲伤和虐感,我希望能让大家切实的感受到。


佐藤:不管是刚见面那会读剧本对台词,还是刚才也说过的正式排练期间,关于那个场景,临王君(演奏太鼓的那位)还有其他人都在说【那个场景,超不得了】。


良知:我可是没有任何人和我说任何话呢,一个人超寂寞的回家了哦。只有一个人……我记得冈田亮辅(兜哥演员)有过来和我说【良知,辛苦了】,就只有那样哦!


佐藤:因为大家当时都快要哭了嘛。


良知:实际上,我虽然有和佐藤君好好的串戏,但只有那个场景的部分从来没有呢。


佐藤:是啊,但是那边,影像特效也全部都有在用,是超级有看点的地方不是吗。一桑(杀阵师市濑秀和)也特别的喜欢那边的样子。


良知:看到佐藤君的时候,就感觉我自己也必须更加努力才行。为了增加信赖关系,我有想过不干别的单纯就一起去吃个饭吧之类。


佐藤:……实际上,那个……(最近一段)没有和这个团队的人再次出去吃饭……


良知:诶!?除了我之外,大家一起去过吗?


佐藤:(很难开口的样子)那个……除了亮辅君和良知桑……以外,的样子。


良知:啊,想起来了。之前有邀请过我呢,大家一起去吃饭什么的。


佐藤:就是这样。


良知:那天正好有约……要是再提前说一下的话就能赶上了呢。


佐藤:所以反过来,一起去吃个早饭然后去排练场,怎么样?


良知:这个倒是很新鲜啊。但是我这人早上很弱气,没关系吗?


佐藤:我也不行呢!


良知:两个人都tension超低,无言的一起吃早饭的样子说不定也很有趣!?


 


连阴影都在发光才是闪耀


 


佐藤:这次,心心念念的场景终于要出现了,于是满怀期待来观看的观众有很多。除了不想辜负那些期待之外,我自己也感觉到的鼬和佐助兄弟之间那种让人焦急的部分,能够好好的让观众们感觉到的话就好了,我是这样想的。


良知:我的话,总而言之想要让观众们能够感觉到【佐助挺棒啊】【佐助真好啊】。不仅是对台词的时候,正式排练的时候更是,一直都在思考这次佐助的故事到底是什么,那不能算是给你压力吧。


佐藤:嗯


良知:如果能让人看到佐助真正的闪光点的话,我觉得这次的表演就算是成功了。佐助的阴影部分越发耀眼,就越能和鸣人的光明部分区分开来。让那样的佐助发出光芒,就是我这次的主题了。


佐藤:真的是非常感谢。


良知:所以,如果松岗君要发光的话,我就去把他拽下来。


佐藤:啊哈哈哈哈哈(爆笑)



评论

热度(97)

  1. 梦川川月半17年要赚钱钱 转载了此文字